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

小王子(一)

冬寂 2022-03-18 17:32:04 【我的世界】 144人已围观

三姑娘 神经漫游者 冬寂 2018-04-15 16:50

图片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在一本描写原始森林的名叫《真实的故事》的书中, 看到了一副精彩的插画,画的是一条蟒蛇正在吞食一只大野兽。页头上就是那副 画的摹本。


这本书中写道:“这些蟒蛇把它们的猎获物不加咀嚼地囫囵吞下,尔后就不 能再动弹了;它们就在长长的六个月的睡眠中消化这些食物。”

当时,我对丛林中的奇遇想得很多,于是,我也用彩色铅笔画出了我的第一 副图画。我的第一号作品。它是这样的:

图片

我把我的这副杰作拿给大人看,我问他们我的画是不是叫他们害怕。

他们回答我说:“一顶帽子有什么可怕的?”

我画的不是帽子,是一条巨蟒在消化着一头大象。于是我又把巨蟒肚子里的情况画了出来,以便让大人们能够看懂。这些大人总是需要解释。我的第二号作品是这样的:

图片

大人们劝我把这些画着开着肚皮的,或闭上肚皮的蟒蛇的图画放在一边,还 是把兴趣放在地理、历史、算术、语法上。就这样,在六岁的那年,我就放弃了 当画家这一美好的职业。我的第一号、第二号作品的不成功,使我泄了气。这些 大人们,靠他们自己什么也弄不懂,还得老是不断地给他们作解释。这真叫孩子 们腻味。

后来,我只好选择了另外一个职业,我学会了开飞机,世界各地差不多都飞 到过。的确,地理学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眼就能分辨出中国和亚里桑那。要是 夜里迷失了航向,这是很有用的。

图片

这样,在我的生活中,我跟许多严肃的人有过很多的接触。我在大人们中间 生活过很长时间。我仔细地观察过他们,但这并没有使我对他们的看法有多大的 改变。

当我遇到一个头脑看来稍微清楚的大人时,我就拿出一直保存着的我那第一 号作品来测试测试他。我想知道他是否真的有理解能力。可是,得到的回答总是: “这是顶帽子。”我就不和他谈巨蟒呀,原始森林呀,或者星星之类的事。我只 得迁就他们的水平,和他们谈些桥牌呀,高尔夫球呀,政治呀,领带呀这些。于 是大人们就十分高兴能认识我这样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图片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没有一个能真正谈得来的人,一直到六年前在撒哈 拉沙漠上发生了那次故障。我的发动机里有个东西损坏了。当时由于我既没有带 机械师也没有带旅客,我就试图独自完成这个困难的维修工作。这对我来说是个 生与死的问题。我随身带的水只够饮用一星期。

第一天晚上我就睡在这远离人间烟火的大沙漠上。我比大海中伏在小木排上 的遇难者还要孤独得多。而在第二天拂晓,当一个奇怪的小声音叫醒我的时候, 你们可以想见我当时是多么吃惊。这小小的声音说道:

“请你给我画一只羊,好吗?”

“啊!”

“给我画一只羊……”

我象是受到惊雷轰击一般,一下子就站立起来。我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仔细 地看了看。我看见一个十分奇怪的小家伙严肃地朝我凝眸望着。这是后来我给他 画出来的最好的一副画像。可是,我的画当然要比他本人的模样逊色得多。这不 是我的过错。六岁时,大人们使我对我的画家生涯失去了勇气,除了画过开着肚 皮和闭着肚皮的蟒蛇,后来再没有学过画。

图片

我惊奇地睁大着眼睛看着这突然出现的小家伙。你们不要忘记,我当时处在 远离人烟千里之外的地方。而这个小家伙给我的印象是,他既不象迷了路的样子, 也没有半点疲乏、饥渴、惧怕的神情。他丝毫不象是一个迷失在旷无人烟的大沙 漠中的孩子。当我在惊讶之中终于又能说出话来的时候,对他说道:

“唉,你在这儿干什么?”

可是他却不慌不忙地好象有一件重要的事一般,对我重复地说道:

“请……给我画一只羊……”

当一种神秘的东西把你镇住的时候,你是不敢不听从它的支配的,在这旷无 人烟的沙漠上,面临死亡的危险的情况下,尽管这样的举动使我感到十分荒诞, 我还是掏出了一张纸和一支钢笔。这时我却又记起,我只学过地理、历史、算术 和语法,就有点不大高兴地对小家伙说我不会画画。他回答我说:

“没有关系,给我画一只羊吧!”

因为我从来没有画过羊,我就给他重画我所仅仅会画的两副画中的那副闭着 肚皮的巨蟒。

“不,不!我不要蟒蛇,它肚子里还有一头象。”

我听了他的话,简直目瞪口呆。他接着说:“巨蟒这东西太危险,大象又太 占地方。我住的地方非常小,我需要一只羊。给我画一只羊吧。”

我就给他画了。

图片

他专心地看着,随后又说:

“我不要,这只羊已经病得很重了。给我重新画一只。”

我又画了起来。

图片

我的这位朋友天真可爱地笑了,并且客气地拒绝道:“你看,你画的不是小羊,是头公羊,还有犄角呢。”

于是我又重新画了一张。

图片

这副画同前几副一样又被拒绝了。

“这一只太老了。我想要一只能活得长的羊。”

我不耐烦了。因为我急于要检修发动机,于是就草草画了这张画,并且匆匆 地对他说道:

图片

“这是一只箱子,你要的羊就在里面。”

这时我十分惊奇地看到我的这位小评判员喜笑颜开。他说:

“这正是我想要的,……你说这只羊需要很多草吗?”

“为什么问这个呢?”

“因为我那里地方非常小……”

“我给你画的是一只很小的小羊,地方小也够喂养它的。”

他把脑袋靠近这张画。

“并不象你说的那么小……瞧!它睡着了……”

就这样,我认识了小王子。

图片

我费了好长时间才弄清楚他是从哪里来的。小王子向我提出了很多问题,可 是,对我提出的问题,他好象压根没有听见似的。他无意中吐露的一些话逐渐使我搞清了他的来历。例如,当他第一次瞅见我的飞机时(我就不画出我的飞机了, 因为这种图画对我来说太复杂),他问我道:

“这是个啥玩艺?”

“这不是‘玩艺儿’。它能飞。这是飞机。是我的飞机。”

我当时很骄傲地告诉他我能飞。于是他惊奇地说道:

“怎么?你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是的”。我谦逊地答道。

“啊?这真滑稽。”

此时小王子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这使我很不高兴。我要求别人严肃地对待 我的不幸。然后,他又说道:

“那么,你也是从天上来的了!你是哪个星球上的?”

即刻,对于他是从哪里来的这个秘密我隐约发现到了一点线索;于是,我就 突然问道:

“你是从另一个星球上来的吗?”

可是他不回答我的问题。他一面看着我的飞机,一面微微地点点头,接着说道:

“可不是么,乘坐这玩艺儿,你不可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

说到这里,他就长时间地陷入沉思之中。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我画的小羊, 看着他的宝贝入了神。

你们可以想见这种关于“别的星球”的若明若暗的话语使我心里多么好奇。 因此我竭力地想知道其中更多的奥秘。

“你是从哪里来的,我的小家伙?你的家在什么地方?你要把我的小羊带到 哪里去?”

图片

他沉思了一会,然后回答我说:

“好在有你给我的那只箱子,夜晚可以给小羊当房子用。”

“那当然。如果你听话的话,我再给你画一根绳子,白天可以栓住它。再加 上一根扦杆。”

我的建议看来有点使小王子反感。

“栓住它,多么奇怪的主意。”

“如果你不栓住它,它就到处跑,那么它会跑丢的。”

我的这位朋友又笑出了声:

“你想要它跑到哪里去呀?”

“不管什么地方。它一直往前跑……”

这时,小王子郑重其事地说:

“这没有什么关系,我那里很小很小。”

接着,他略带伤感地又补充了一句:

“一直朝前走,也不会走出多远……”

图片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他老家所在的那个星球比一座房子大不了 多少。

图片

这倒并没有使我感到太奇怪。我知道除地球、木星、火星、金星这几个有名 称的大行星以外,还有成百个别的星球,它们有的小得很,就是用望远镜也很难 看见。当一个天文学者发现了其中一个星星,他就给它编上一个号码,例如把它 称作“325小行星”。

我有重要的根据认为小王子所来自的那个星球是小行星B612。这颗小行星仅 仅在1909年被一个土耳其天文学家用望远镜看见过一次。

图片

当时他曾经在一次国际天文学家代表大会上对他的发现作了重要的论证。但 由于他所穿衣服的缘故,那时没有人相信他。那些大人们就是这样。

图片

幸好,土耳其的一个独裁者,为了小行星B612的声誉,迫使他的人民都要穿 欧式服装,否则就处以死刑。1920年,这位天文学家穿了一身非常漂亮的服装, 重新作了一次论证。这一次所有的人都同意他的看法。

图片

我给你们讲关于小行星B612的这些细节,并且告诉你们它的编号,这是由于 这些大人的缘故。这些大人们就爱数目字。当你对大人们讲起你的一个新朋友时, 他们从来不向你提出实质性的问题。他们从来不讲:“他说话声音如何啊?他喜 爱什么样的游戏啊?他是否收集蝴蝶标本呀?”他们却问你:“他多大年纪呀? 弟兄几个呀?体重多少呀?他父亲挣多少钱呀?”他们以为这样才算了解朋友。 如果你对大人们说:“我看到一幢用玫瑰色的砖盖成的漂亮的房子,它的窗户上 有天竺葵,屋顶上还有鸽子……”他们怎么也想象不出这种房子有多么好。必须对 他们说:“我看见了一幢价值十万法郎的房子。”那么他们就惊叫道:“多么漂 亮的房子啊!”

要是你对他们说:“小王子存在的证据就是他非常漂亮,他笑着,想要一只 羊。他想要一只小羊,这就证明他的存在。”他们一定会耸耸肩膀,把你当作孩 子看待!但是,如果你对他们说:“小王子来自的星球就是小行星B612”,那么 他们就十分信服,他们就不会提出一大堆问题来和你纠缠。他们就是这样的。小 孩子们对大人们应该宽厚些,不要埋怨他们。

当然,对我们懂得生活的人来说,我们才不在乎那些编号呢!我真愿意象讲 神话那样来开始这个故事,我真想这样说:

“从前呀,有一个小王子,他住在一个和他身体差不多大的星球上,他希望 有一个朋友……”对懂得生活的人来说,这样说就显得真实。

我可不喜欢人们轻率地读我的书。我在讲述这些往事时心情是很难过的。我 的朋友带着他的小羊已经离去六年了。我之所以在这里尽力把他描写出来,就是 为了不要忘记他。忘记一个朋友,这太叫人悲伤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过一个 朋友。再说,我也可能变成那些大人那样,只对数字感兴趣。也正是为了这个缘 故,我买了一盒颜料和一些铅笔。象我这样年纪的人,而且除了六岁时画过闭着 肚皮的和开着肚皮的巨蟒外,别的什么也没有尝试过,现在,重新再来画画,真 费劲啊!当然,我一定要把这些画尽量地画得逼真,但我自己也没有把握。一张 画得还可以,另一张就不象了。还有身材大小,我画得有点不准确。在这个地方 小王子画得太大了些,另一个地方又画得太小了些。对他衣服的颜色我也拿不准。 于是我就摸索着这么试试那么改改,画个大概齐。我很可能在某些重要的细节上 画错了。这就得请大家原谅我了。因为我的这个朋友,从来也不加说明解释。他 认为我同他一样。可是,很遗憾,我却不能透过盒子看见小羊。我大概有点和大 人们差不多。我一定是变老了。

图片

每天我都了解到一些关于小王子的星球,他的出走和旅行等事情。这些都是 偶然从各种反应中慢慢得到的。就这样,第三天我就了解到关于猴面包树的悲剧。

这一次又是因为羊的事情,突然小王子好象是非常担心地问我道:

“羊吃小灌木,这是真的吗?”

“是的,是真的。”

“啊,我真高兴。”

我不明白羊吃小灌木这件事为什么如此重要。可小王子又说道:

“因此,它们也吃猴面包树罗?”
我对小王子说,猴面包树可不是小灌木,而是象教堂那么大的大树;即便是 带回一群大象,也啃不了一棵猴面包树。

一群大象这种想法使小王子发笑:

“那可得把这些大象一只叠一只地垒起来。”

图片

他很有见识地说:

“猴面包树在长大之前,开始也是小小的。”

“不错。可是为什么你想叫你的羊去吃小猴面包树呢?”

他回答我道:“唉!这还用说!”似乎这是不言而喻的。可是我自己要费很 大的心劲才能弄懂这个问题。

原来,在小王子的星球上就象其他所有星球上一样,有好草和坏草;因此, 也就有益草的草籽和毒草的草籽,可是草籽是看不见的。它们沉睡在泥土里,直 到其中的一粒忽然想要苏醒过来……于是它就伸展开身子,开始腼腆地朝着太阳长 出一棵秀丽可爱的小嫩苗。如果是小萝卜或是玫瑰的嫩苗,就让它去自由地生长。 如果是一棵坏苗,一旦被辨认出来,就应该马上把它拔掉。因为在小王子的星球 上,有些非常可怕的种子……这就是猴面包树的种子。在那里的泥土里,这种种子 多得成灾。而一棵猴面包树苗,假如你拔得太迟,就再也无法把它清除掉。它就 会盘踞整个星球。它的树根能把星球钻透,如果星球很小,而猴面包树很多,它 就把整个星球搞得支离破碎。


“这是个纪律问题。”小王子后来向我解释道。“当你早上梳洗完毕以后, 必须仔细地给星球梳洗,必须规定自己按时去拔掉猴面包树苗。这种树苗小的时 候与玫瑰苗差不多,一旦可以把它们区别开的时候,就要把它拔掉。这是一件非 常乏味的工作,但很容易。”


有一天,他劝我用心地画一副漂亮的图画,好叫我家乡的孩子们对这件事有 一个深刻的印象。他还对我说:“如果将来有一天他们出外旅行,这对他们是很 有用的。有时候,人们把自己的工作推到以后去做,并没有什么妨害,但要遇到 拔猴面包树苗这种事,那就非造成大灾难不可。我遇到过一个星球,上面住着一 个懒家伙,他放过了三棵小树苗……”

于是,根据小王子的说明,我把这个星球画了下来。我从来不大愿意以道学 家的口吻来说话,可是猴面包树的危险,大家都不大了解,对迷失在小行星上的 人来说,危险性非常之大,因此这一回,我贸然打破了我的这种不喜欢教训人的 惯例。我说:“孩子们,要当心那些猴面包树呀!”为了叫我的朋友们警惕这种 危险——他们同我一样长期以来和这种危险接触,却没有意识到它的危险性—— 我花了很大的功夫画了这副画。我提出的这个教训意义是很重大的,花点功夫是 很值得的。你们也许要问,为什么这本书中别的画都没有这副画那么壮观呢?回 答很简单:别的画我也曾经试图画得好些,却没成功。而当我画猴面包树时,有 一种急切的心情在激励着我。


啊!小王子,就这样,我逐渐懂得了你那忧郁的生活。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 你唯一的乐趣就是观赏那夕阳西下的温柔晚景。这个新的细节,是我在第四天早 晨知道的。你当时对我说道:

“我喜欢看日落。我们去看一回日落吧!”

“可是得等着……”

“等什么?”

“等太阳落山。”

开始,你显得很惊奇的样子,随后你笑自己的糊涂。你对我说:

“我总以为是在我的家乡呢!”

确实,大家都知道,在美国是正午时分,在法国,正夕阳西下,只要在一分 钟内赶到法国就可看到日落。可惜法国是那么的遥远。而在你那样的小行星上, 你只要把你的椅子挪动几步就行了。这样,你便可随时看到你想看的夕阳余辉……

“一天,我看见过四十三次日落。”

过一会儿,你又说:

“你知道,当人们感到非常苦闷时,总是喜欢日落的。”

“一天四十三次,你怎么会这么苦闷?”

小王子没有回答。


第五天,还是羊的事,把小王子的生活秘密向我揭开了。好象默默地思索了 很长时间以后,得出了什么结果一样,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我:

“羊,要是吃小灌木,它也要吃花罗?”

“它碰到什么吃什么。” “连有刺的花也吃吗?”

“有刺的也吃!”

“那么刺有什么用呢?”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会儿我正忙着要从发动机上卸下一颗拧得太紧的螺 丝。我发现机器故障似乎很严重,饮水也快完了,担心可能发生最坏的情况,心 里很着急。

“那么刺有什么用呢?”

小王子一旦提出了问题,从来不会放过。这个该死的螺丝使我很恼火,我于 是就随便回答了他一句:

“刺么,什么用都没有,这纯粹是花的恶劣表现。”

“噢!”

可是他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怀着不满的心情冲我说:

“我不信!花是弱小的、淳朴的,它们总是设法保护自己,以为有了刺就可 以显出自己的厉害……”

我默不作声。我当时想的,如果这个螺丝再和我作对,我就一锤子敲掉它。 小王子又来打搅我的思绪了:

“你却认为花……”

“算了吧,算了吧!我什么也不认为!我是随便回答你的。我可有正经事要 做。” 他惊讶地看着我。

“正经事?”

他瞅着我手拿锤子,手指沾满了油污,伏在一个在他看来丑不可言的机件上。

“你说话就和那些大人一样!”

这话使我有点难堪。可是他又尖刻无情地说道:

“你什么都分不清……你把什么都混在一起!”

他着实非常恼火。摇动着脑袋,金黄色的头发随风颤动着。

“我到过一个星球,上面住着一个红脸先生。他从来没闻过一朵花。他从来 没有看过一颗星星。他什么人也没有喜欢过。除了算帐以外,他什么也没有做过。 他整天同你一样老是说:‘我有正经事,我是个严肃的人’。这使他傲气十足。 他简直不象是个人,他是个蘑菇。”

“是个什么?”

“是个蘑菇!”

小王子当时气得脸色发白。

图片

“几百万年以来花儿都在制造着刺,几百万年以来羊仍然在吃花。要搞清楚 为什么花儿费那么大劲给自己制造没有什么用的刺,这难道不是正经事?难道羊 和花之间的战争不重要?这难道不比那个大胖子红脸先生的帐目更重要?如果我 认识一朵人世间唯一的花,只有我的星球上有它,别的地方都不存在,而一只小 羊胡里胡涂就这样把它一下子毁掉了,这难道不重要?”

他的脸气得发红,然后又接着说道:

“如果有人爱上了在这亿万颗星星中独一无二的一株花,当他看着这些星星 的时候,这就足以使他感到幸福。他可以自言自语地说:‘我的那朵花就在其中 的一颗星星上……’,但是如果羊吃掉了这朵花,对他来说,好象所有的星星一下 子全都熄灭了一样!这难道也不重要吗?!”

他无法再说下去了,突然泣不成声。夜幕已经降临。我放下手中的工具。我 把锤子、螺钉、饥渴、死亡,全都抛在脑后。在一颗星球上,在一颗行星上,在 我的行星上,在地球上有一个小王子需要安慰!我把他抱在怀里。我摇着他,对 他说:“你爱的那朵花没有危险……我给你的小羊画一个罩子……我给你的花画一副 盔甲……我……”我也不太知道该说些什么。我觉得自己太笨拙。我不知道怎样才能 达到他的境界,怎样才能再进入他的境界……唉,泪水的世界是多么神秘啊!


很快我就进一步了解了这朵花儿。在小王子的星球上,过去一直都生长着一 些只有一层花瓣的很简单的花。这些花非常小,一点也不占地方,从来也不会去 打搅任何人。她们早晨在草丛中开放,晚上就凋谢了。不知从哪里来了一颗种子, 忽然一天这种子发了芽。小王子特别仔细地监视着这棵与众不同的小苗:这玩艺 说不定是一种新的猴面包树。但是,这小苗不久就不再长了,而且开始孕育着一 个花朵。看到在这棵苗上长出了一个很大很大的花蕾,小王子感觉到从这个花苞 中一定会出现一个奇迹。然而这朵花藏在它那绿茵茵的房间中用了很长的时间来 打扮自己。她精心选择着她将来的颜色,慢慢腾腾地妆饰着,一片片地搭配着她 的花瓣,她不愿象虞美人那样一出世就满脸皱纹。她要让自己带着光艳夺目的丽 姿来到世间。是的,她是非常爱俏的。她用好些好些日子天仙般地梳妆打扮。然 后,在一天的早晨,恰好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她开放了。

她已经精细地做了那么长的准备工作,却打着哈欠说道:

图片

“我刚刚睡醒,真对不起,瞧我的头发还是乱蓬蓬的……”

小王子这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爱慕心情:
“你是多么美丽啊!”

花儿悠然自得地说:

“是吧,我是与太阳同时出生的……”

小王子看出了这花儿不太谦虚,可是她确实丽姿动人。

图片

她随后又说道:“现在该是吃早点的时候了吧,请你也想着给我准备一点……”

小王子很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就拿着喷壶,打来了一壶清清的凉水,浇灌着 花儿。

图片

于是,就这样,这朵花儿就以她那有点敏感多疑的虚荣心折磨着小王子。例 如,有一天,她向小王子讲起她身上长的四根刺:

“老虎,让它张着爪子来吧!”

图片

小王子顶了她一句:“在我这个星球上没有老虎,而且,老虎是不会吃草的”。

花儿轻声说道:“我并不是草。”

“真对不起。”

“我并不怕什么老虎,可我讨厌穿堂风。你没有屏风?”

小王子思忖着:“讨厌穿堂风……这对一株植物来说,真不走运,这朵花儿真 不大好伺候……”

“晚上您得把我保护好。你这地方太冷。在这里住得不好,我原来住的那个 地方……”

但她没有说下去。她来的时候是粒种子。她哪里见过什么别的世界。她叫人 发现她是在凑一个如此不太高明的谎话,她有点羞怒,咳嗽了两三声。她的这一 招是要小王子处于有过失的地位,她说道:
“屏风呢?”

图片

“我这就去拿。可你刚才说的是……”

于是花儿放开嗓门咳嗽了几声,依然要使小王子后悔自己的过失。

尽管小王子本来诚心诚意地喜欢这朵花,可是,这一来,却使他马上对她产 生了怀疑。小王子对一些无关紧要的话看得太认真,结果使自己很苦恼。

有一天他告诉我说:“我不该听信她的话,绝不该听信那些花儿的话,看看 花,闻闻它就得了。我的那朵花使我的星球芳香四溢,可我不会享受它。关于老 虎爪子的事,本应该使我产生同情,却反而使我恼火……”

他还告诉我说:

“我那时什么也不懂!我应该根据她的行为,而不是根据她的话来判断她。 她使我的生活芬芳多彩,我真不该离开她跑出来。我本应该猜出在她那令人爱怜 的花招后面所隐藏的温情。花是多么自相矛盾!我当时太年青,还不懂得爱她。”

图片

我想小王子大概是利用一群候鸟迁徙的机会跑出来的。在他出发的那天早上, 他把他的星球收拾得整整齐齐,把它上头的活火山打扫得干干净净。——他有两 个活火山,早上热早点很方便。他还有一座死火山,他也把它打扫干净。他想, 说不定它还会活动呢!打扫干净了,它们就可以慢慢地有规律地燃烧,而不会突 然爆发。火山爆发就象烟囱里的火焰一样。当然,在我们地球上我们人太小,不 能打扫火山,所以火山给我们带来很多很多麻烦。

图片

小王子还把剩下的最后几颗猴面包树苗全拔了。他有点忧伤。他以为他再也 不会回来了。这天,这些家常活使他感到特别亲切。当他最后一次浇花时,准备 把她好好珍藏起来。他发觉自己要哭出来。

“再见了。”他对花儿说道。

可是花儿没有回答他。

“再见了。”他又说了一遍。

花儿咳嗽了一阵。但并不是由于感冒。

她终于对他说道:“我方才真蠢。请你原谅我。希望你能幸福。” 花儿对他毫不抱怨,他感到很惊讶。他举着罩子,不知所措地伫立在那里。 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样温柔恬静。

图片

 “的确,我爱你。”花儿对他说道:“但由于我的过错,你一点也没有理会。 这丝毫不重要。不过,你也和我一样的蠢。希望你今后能幸福。把罩子放在一边 吧,我用不着它了。”

“要是风来了怎么办?”

“我的感冒并不那么重……夜晚的凉风对我倒有好处。我是一朵花。”

“要是有虫子野兽呢?……”

“我要是想认识蝴蝶,经不起两三只尺蠖是不行的。据说这是很美的。不然 还有谁来看我呢?你就要到远处去了。至于说大动物,我并不怕,我有爪子。”

于是,她天真地显露出她那四根刺,随后又说道:
“别这么磨蹭了。真烦人!你既然决定离开这儿,那么,快走吧!”

她是怕小王子看见她在哭。她是一朵非常骄傲的花……


未完待续...


很赞哦! ( 2 )

上一篇: 小王子(二)

下一篇: 死亡考试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20-08-10
  • 文章统计10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统计数据百度统计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