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我的世界 我的世界

小王子(二)

冬寂 2022-03-18 17:37:07 【我的世界】 3119人已围观

三姑娘 神经漫游者 冬寂 2018-04-17 09:01

图片

在附近的宇宙中,还有 325、326、327、328、329、330等几颗小行星。他就开始访问这几颗星球,想在那里找点事干,并且学习学习。

  第一颗星球上住着一个国王。国王穿着用紫红色和白底黑花的毛皮做成的大礼服,坐在一个很简单却又十分威严的宝座上。
 

图片

         当他看见小王子时,喊了起来:

  “啊,来了一个臣民。”

  小王子思量着:“他从来也没有见过我,怎么会认识我呢?”

  他哪里知道,在那些国王的眼里,世界是非常简单的:所有的人都是臣民。

  国王十分骄傲,因为他终于成了某个人的国王,他对小王子说道:“靠近些,好让我好好看看你。”

  小王子看看四周,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可是整个星球被国王华丽的白底黑花皮袍占满了。他只好站在那里,但是因为疲倦了,他打起哈欠来。

  君王对他说:“在一个国王面前打哈欠是违反礼节的。我禁止你打哈欠。”

  小王子羞愧地说道:“我实在忍不住,我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还没有睡觉呢。”

  国王说:“那好吧,我命令你打哈欠。好些年来我没有看见过任何人打哈欠。对我来说,打哈欠倒是新奇的事。来吧,再打个哈欠!这是命令。”

  “这倒叫我有点紧张…我打不出哈欠来了…”小王子红着脸说。

  “嗯!嗯!”国王回答道:“那么我…命令你忽而打哈欠,忽而…”

  他嘟嘟囔囔,显出有点恼怒。

  因为国王所要求的主要是保持他的威严受到尊敬。他不能容忍不听他的命令。他是一位绝对的君主。可是,他却很善良,他下的命令都是有理智的。

  他常常说:“如果我叫一位将军变成一只海鸟,而这位将军不服从我的命令,那么这就不是将军的过错,而是我的过错。”

 小王子腼腆地试探道:“我可以坐下吗?”

 “我命令你坐下。”国王一边回答,一边庄重地把他那白底黑花皮袍大襟挪动了一下。

  可是小王子感到很奇怪。这么小的行星,国王他对什么进行统治呢?

  他对国王说:“陛下…请原谅,我想问您…”

  国王急忙抢着说道:“我命令你问我。”

  “陛下…你统治什么呢?”

  国王非常简单明了地说:“我统治一切。”

  “一切?”

  国王轻轻地用手指着他的行星和其他的行星,以及所有的星星。

  小王子说:“统治这一切?”

  “统治这一切。”

  原来他不仅是一个绝对的君主,而且是整个宇宙的君主。

  “那么,星星都服从您吗?”

  “那当然!”国王对他说,“它们立即就得服从。我是不允许无纪律的。”

  这样的权力使小王子惊叹不已。如果掌握了这样的权力,那么,他一天就不只是看到四十三次日落,而可以看到七十二次,甚至一百次,或是二百次日落,也不 必要去挪动椅子了!由于他想起了他那被遗弃的小星球,心里有点难过,他大胆地向国王提出了一个请求:

  “我想看日落,请求您…命令太阳落山吧…”

  国王说道:“如果我命令一个将军象一只蝴蝶那样从这朵花飞到那朵花,或者命令他写作一个悲剧剧本或者变一只海鸟,而如果这位将军接到命令不执行的话, 那么,是他不对还是我不对呢?”

“那当然是您的不对。”小王子肯定地回答。

  “一点也不错,”国王接着说,“向每个人提出的要求应该是他们所能做到的。权威首先应该建立在理性的基础上。如果命令你的老百姓去投海,他们非起来革 命不可。我的命令是合理的,所以我有权要别人服从。”

  “那么我提出的日落呢?”小王子一旦提出一个问题,他是不会忘记这个问题的。

  “日落么,你会看到的。我一定要太阳落山,不过按照我的统治科学,我得等到条件成熟的时候。”

  小王子问道:“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国王在回答之前,首先翻阅了一本厚厚的日历,嘴里慢慢说道:“嗯!嗯!日落大约…大约…在今晚七时四十分的时候!你将看到我的命令一定会被服从的。”

  小王子又打起哈欠来了。他遗憾没有看到日落。他有点厌烦了,他对国王说:“我没有必要再呆在这儿了。我要走了。”

  这位因为刚刚有了一个臣民而十分骄傲自得的国王说道:

  “别走,别走。我任命你当大臣。”

  “什么大臣?”

  “嗯……司法大臣!”

  “可是,这儿没有一个要审判的人。”

  “很难说呀,”国王说道。“我很老了,我这地方又小,没有放銮驾的地方,另外,一走路我就累。因此我还没有巡视过我的王国呢!”

  “噢!可是我已经看过了。”小王子说道,并探身朝星球的那一侧看了看。
那边也没有一个人…

  “那么你就审判你自己呀!”国王回答他说。“这可是最难的了。审判自己比审判别人要难得多啊!你要是能审判好自己,你就是一个真正有才智的人。”

  “我吗,随便在什么地方我都可以审度自己。我没有必要留在这里。”

  国王又说:“嗯…嗯…我想,在我的星球上有一只老耗子。夜里,我听见它的声音。你可以审判它,不时地判处它死刑。因此它的生命取决于你的判决。可是, 你要有节制地使用这只耗子,每次判刑后都要赦免它,因为只有这一只耗子。”

  “可是我不愿判死刑,我想我还是应该走。”小王子回答道。

  “不行。”国王说。

  但是小王子,准备完毕之后,不想使老君主难过,说道:

  “如果国王陛下想要不折不扣地得到服从,你可以给我下一个合理的命令。比如说,你可以命令我,一分钟之内必须离开。我认为这个条件是成熟的…”

  国王什么也没有回答。起初,小王子有些犹疑不决,随后叹了口气,就离开了…

 “我派你当我的大使。”国王匆忙地喊道。

  国王显出非常有权威的样子。

小王子在旅途中自言自语地说:“这些大人真奇怪。”



第二个行星上住着一个爱虚荣的人。

  “喔唷!一个崇拜我的人来拜访了!”这个爱虚荣的人一见到小王子,老远就叫喊起来。

  在那些爱虚荣的人眼里,别人都成了他们的崇拜者。

  “你好!”小王子说道。“你的帽子很奇怪。”
 


  “这是为了向人致意用的。”爱虚荣的人回答道,“当人们向我欢呼的时候,我就用帽子向他们致意。可惜,没有一个人经过这里。”

  小王子不解其意。说道:“啊?是吗?”

  爱虚荣的人向小王子建议道:“你用一只手去拍另一只手。”

  小王子就拍起巴掌来。这位爱虚荣者就谦逊地举起帽子向小王子致意。

  小王子心想:“这比访问那位国王有趣。”于是他又拍起巴掌来。爱虚荣者又举起帽子来向他致意。

  小王子这样做了五分钟,之后对这种单调的把戏有点厌倦了,说道:

  “要想叫你的帽子掉下来,该怎么做呢?”

  可这回爱虚荣者听不进他的话,因为凡是爱虚荣的人只听得进赞美的话。

  他问小王子道:“你真的钦佩我吗?”

  “钦佩是什么意思?”

  “钦佩么,就是承认我是星球上最美的人,服饰最好的人,最富有的人,最聪明的人。”

  “可您是您的星球上唯一的人呀!”

  “让我高兴吧,请你还是来钦佩我吧!”

  小王子轻轻地耸了耸肩膀,说道:“我钦佩你,可是,这有什么能使你这样感兴趣的?”

  于是小王子就走开了。

小王子在路上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这些大人,肯定是十分古怪的。”


小王子所访问的下一个星球上住着一个酒鬼。访问时间非常短,可是它却使小王子非常忧伤。 

  “你在干什么?”小王子问酒鬼,这个酒鬼默默地坐在那里,面前有一堆酒瓶子,有的装着酒,有的是空的。 
 


  “我喝酒。”他阴沉忧郁地回答道。 

  “你为什么喝酒?”小王子问道。 

  “为了忘却。”酒鬼回答。 

  小王子已经有些可怜酒鬼。他问道:“忘却什么呢?” 

  酒鬼垂下脑袋坦白道:“为了忘却我的羞愧。” 

  “你羞愧什么呢?”小王子很想救助他。 

  “我羞愧我喝酒。”酒鬼说完以后就再也不开口了。 

  小王子迷惑不解地离开了。 

在旅途中,他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些大人确实真叫怪。”


第四个行星是一个实业家的星球。这个人忙得不可开交,小王子到来的时候,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小王子对他说:“您好。您的烟卷灭了。”

  “三加二等于五。五加七等于十二。十二加三等于十五。你好。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没有时间去再点着它。二十六加五,三十一。哎哟! 一共是五亿一百六十二万二千七百三十一。”

  “五亿什么呀?”

  “嗯?你还待在这儿那?五亿一百万…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了。我的工作很多…我是很严肃的,我可是从来也没有功夫去闲聊!二加五得七…”

  “五亿一百万什么呀?”小王子重复问道。一旦他提出了一个问题,是从来也不会放弃的。

  这位实业家抬起头,说:

   “我住在这个星球上五十四年以来,只被打搅过三次。第一次是二十二年前,不知从哪里跑来了一只金龟子来打搅我。它发出一种可怕的噪音,使我在一笔帐目中 出了四个差错。第二次,在十一年前,是风湿病发作,因为我缺乏锻炼所致。我没有功夫闲逛。我可是个严肃的人。现在…这是第三次!我计算的结果是五亿一百 万…”

  “几百万什么?”

  这位实业家知道要想安宁是无望的了,就说道:

  “几百万个小东西,这些小东西有时出现在天空中。”

  “苍蝇吗?”

  “不是,是些闪闪发亮的小东西。”

  “是蜜蜂吗?”

  “不是,是金黄色的小东西,这些小东西叫那些懒汉们胡思乱想。我是个严肃的人。我没有时间胡思乱想。”

  “啊,是星星吗?”

  “对了,就是星星。”

  “你要拿这五亿星星做什么?”

  “五亿一百六十二万七百三十一颗星星。我是严肃的人,我是非常精确的。”

  “你拿这些星星做什么?”

  “我要它做什么?”

  “是呀。”

  “什么也不做。它们都是属于我的。”

  “星星是属于你的?”

  “是的。”

  “可是我已经见到过一个国王,他…”

  “国王并不占有,他们只是进行‘统治’。这不是一码事。”

  “你拥有这许多星星有什么用?”

  “富了就可以去买别的星星,如果有人发现了别的星星的话。”

  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这个人想问题有点象那个酒鬼一样。”

  可是他又提了一些问题:

  “你怎么能占有星星呢?”

  “那么你说星星是谁的呀?”实业家不高兴地顶了小王子一句。

  “我不知道,不属于任何人。”

  “那么,它们就是我的,因为是我第一个想到了这件事情的。”

  “这就行了吗?”

  “那当然。如果你发现了一颗没有主人的钻石,那么这颗钻石就是属于你的。当你发现一个岛是没有主的,那么这个岛就是你的。当你首先想出了一个办法,你 就去领一个专利证,这个办法就是属于你的。既然在我之前不曾有任何人想到要占有这些星星,那我就占有这些星星。”


第五颗行星非常奇怪,是这些星星中最小的一颗。行星上刚好能容得下一盏路灯和一个点路灯的人。小王子怎么也解释不通:这个坐落在天空某一角落,既没有 房屋又没有居民的行星上,要一盏路灯和一个点灯的人做什么用。
 


    但他自己猜想:“可能这个人思想不正常。但他比起国王,比起那个爱虚荣的人,那个实业家和酒鬼,却要好些。至少他的工作还有点意义。当他点着了他的路 灯时,就象他增添了一颗星星,或是一朵花。当他熄灭了路灯时,就象让星星或花朵睡着了似的。这差事真美妙,就是真正有用的了。”

  小王子一到了这个行星上,就很尊敬地向点路灯的人打招呼:

  “早上好。——你刚才为什么把路灯灭了呢?”

  “早上好。——这是命令。”点灯的回答道。

  “命令是什么?”

  “就是熄掉我的路灯。——晚上好。”

  于是他又点燃了路灯。

  “那么为什么你又把它点着了呢?”

  “这是命令。”点灯的人回答道。

  “我不明白。”小王子说。

  “没什么要明白的。命令就是命令。”点灯的回答说。“早上好。”

  于是他又熄灭了路灯。

  然后他拿一块有红方格子的手绢擦着额头。

  “我干的是一种可怕的职业。以前还说得过去,早上熄灯,晚上点灯,剩下时间,白天我就休息,夜晚我就睡觉…”

  “那么,后来命令改变了,是吗?”

  点灯的人说:“命令没有改,惨就惨在这里了!这颗行星一年比一年转得更快,而命令却没有改。”

  “结果呢?”小王子问。

  “结果现在每分钟转一圈,我连一秒钟的休息时间都没有了。每分钟我就要点一次灯,熄一次灯!”

  “真有趣,你这里每天只有一分钟长?”

  “一点趣味也没有,”点灯的说,“我们俩在一块说话就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一个月?”

  “对。三十分钟。三十天!——晚上好。”

  于是他又点着了了他的路灯。

  小王子瞅着他,他喜欢这个点灯人如此忠守命令。这时,他想起了他自己从前挪动椅子寻找日落的事。他很想帮助他的这位朋友。

  “告诉你,我知道一种能使你休息的办法,你要什么时候休息都可以。”

  “我老是想休息。”点灯人说。

  因为,一个人可以同时是忠实的,又是懒惰的。

  小王子接着说:

  “你的这颗行星这样小,你三步就可以绕它一圈。你只要慢慢地走,就可以一直在太阳的照耀下,你想休息的时候,你就这样走…那么,你要白天又多长它就有 多长。”

  “这办法帮不了我多打忙,生活中我喜欢的就是睡觉。”点灯人说。

  “真不走运。”小王子说。

  “真不走运。”点灯人说。“早上好。”

  于是他又熄灭了路灯。

  小王子在他继续往前旅行的途中,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个人一定会被其他那些人,国王呀,爱虚荣的呀,酒鬼呀,实业家呀,所瞧不起。可是唯有他不使我感到荒唐可笑。这可能是因为他所关心的是别的事,而 不是他自己。”


第六颗行星则要大十倍。上面住着一位老先生,他在写作大部头的书。


“瞧!来了一位探险家。”老先生看到小王子时,叫了起来。

小王子在桌旁坐下,有点气喘吁吁。他跑了多少路啊!

“你从哪里来的呀?”老先生问小王子。

“这一大本是什么书?你在这里干什么?”小王子问道。

“我是地理学家。”老先生答道。

“什么是地理学家?”

“地理学家,就是一种学者,他知道哪里有海洋,哪里有江河、城市、山脉、 沙漠。”

“这倒挺有意思。”小王子说。“这才是一种真正的行当。”他朝四周围看 了看这位地理学家的星球。他还从来没有见过一颗如此壮观的行星。

“您的星球真美呀。上面有海洋吗?”

“这我没法知道。”地理学家说。

“啊!”小王子大失所望。“那么,山脉呢?”

“这,我没法知道。”地理学家说。

“那么,有城市、河流、沙漠吗?”
“这,我也没法知道。”地理学家说。

“可您还是地理学家呢!”

“一点不错,”地理学家说,“但是我不是探察家。我手下一个探察家都没 有。地理学家是不去计算城市、河流、山脉、海洋、沙漠的。地理学家很重要, 不能到处跑。他不能离开他的办公室。但他可以在办公室里接见探察家。他询问 探察家,把他们的回忆记录下来。如果他认为其中有个探察家的回忆是有意思的, 那么地理学家就对这个探察家的品德做一番调查。”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说假话的探察家会给地理书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同样,一个太爱 喝酒的探察家也是如此。”

“这又是为什么?”小王子说。

“因为喝醉了酒的人把一个看成两个,那么,地理学家就会把只有一座山的 地方写成两座山。”

“我认识一个人,他要是搞探察的话,就很可能是个不好的探察员。”小王 子说。

“这是可能的。因此,如果探察家的品德不错,就对他的发现进行调查。”

“去看一看吗?”

“不。那太复杂了。但是要求探察家提出证据来。例如,假使他发现了一座 大山,就要求他带来一些大石头。”

地理学家忽然忙乱起来。

“正好,你是从老远来的么!你是个探察家!你来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星球吧!”

于是,已经打开登记簿的地理学家,削起他的铅笔来。他首先是用铅笔记下 探察家的叙述,等到探察家提出了证据以后再用墨水笔记下来。

“怎么样?”地理学家询问道。

“啊!我那里,”小王子说道,“没有多大意思,那儿很小。我有三座火山, 两座是活的,一座是熄灭了的。但是也很难说。”

“很难说。”地理学家说道。

“我还有一朵花。”

“我们是不记载花卉的。”地理学家说。

“这是为什么?花是最美丽的东西。”

“因为花卉是短暂的。”

“什么叫短暂?”

“地理学书籍是所有书中最严肃的书。”地理学家说道,“这类书是从不会 过时的。很少会发生一座山变换了位置,很少会出现一个海洋干涸的现象。我们 要写永恒的东西。”

“但是熄灭的火山也可能会再复苏的。”小王子打断了地理学家。“什么叫 短暂?”

“火山是熄灭了的也好,苏醒的也好,这对我们这些人来讲都是一回事。” 地理学家说,“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山。山是不会变换位置的。”

“但是,‘短暂’是什么意思?”小王子再三地问道。他一旦提出一个问题 是从不放过的。

“意思就是:有很快就会消失的危险。”

“我的花是很快就会消失的吗?”

“那当然。”

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我的花是短暂的,而且她只有四根刺来防御外侮! 可我还把她独自留在家里!”

这是他第一次产生了后悔,但他又重新振作起来:

“您是否能建议我去看些什么?”小王子问道。

“地球这颗行星,”地理学家回答他说,“它的名望很高……”

于是小王子就走了,他一边走一边想着他的花。


第七个行星,于是就是地球了。

地球可不是一颗普通的行星!它上面有一百一十一个国王(当然,没有漏掉 黑人国王),七千个地理学家,九十万个实业家,七百五十万个酒鬼,三亿一千 一百万个爱虚荣的人,也就是说,大约有二十亿的大人。

为了使你们对地球的大小有一个概念,我想要告诉你们:在发明电之前,在 六的大洲上,为了点路灯,需要维持一支为数四十六万二千五百一十一人的真正 大军。

从稍远的地方看过去,它给人以一种壮丽辉煌的印象。这支军队的行动就象 歌剧院的芭蕾舞动作一样,那么有条不紊。首先出现的是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点 灯人。点着了灯,随后他们就去睡觉了。于是就轮到中国和西伯利亚的点灯人走 上舞台。随后,他们也藏到幕布后面去了。于是就又轮到俄罗斯和印度的点灯人 了。然后就是非洲和欧洲的。接着是南美的,再就是北美的。他们从来也不会搞 错他们上场的次序。真了不起。

北极仅有一盏路灯,南极也只有一盏;唯独北极的点灯人和他南极的同行, 过着闲逸、懒散的生活:他们每年只工作两次。

当人们想要说得俏皮些的时候,说话就可能会不大实在。在给你们讲点灯人 的时候,我就不那么忠实,很可能给不了解我们这个星球的人们造成一个错误的 概念。在地球上,人们所占的位置非常小。如果住在地球上的二十亿居民全站着, 并且象开大会一样靠得紧些,那么就可以从容地站在一个二十海里见方的广场上。 也就是说可以把整个人类集中在太平洋中一个最小的岛屿上。

当然,大人们是不会相信你们的。他们自以为要占很大地方,他们把自己看 得象猴面包树那样大得了不起。你们可以建议他们计算一下。这样会使他们很高 兴,因为他们非常喜欢数目字。可是你们无须浪费时间去做这种乏味的连篇累牍 的演算。这没有必要。你们可以完全相信我。

图片

小王子到了地球上感到非常奇怪,他一个人也没有看到,他正担心自己跑错 了星球。这时,在沙地上有一个月光色的圆环在蠕动。

图片

小王子毫无把握地随便说了声:“晚安。”

“晚安。”蛇说道。

“我落在什么行星上?”小王子问道。

“在地球上,在非洲。”蛇回答道。

“啊!……怎么,难道说地球上没有人吗?”
“这里是沙漠,沙漠中没有人。地球是很大的。”蛇说。

小王子坐在一块石头上,抬眼望着天空,说道:

“我捉摸这些星星闪闪发亮是否为了让每个人将来有一天都能重新找到自己 的星球。看,我那颗行星。它恰好在我们头顶上……可是,它离我们好远哟!”

“它很美。”蛇说,“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呢?”

“我和一朵花闹了别扭。”小王子说。

“啊!”蛇说道。

于是他们都沉默下来。

“人在什么地方?”小王子终于又开了腔。“在沙漠上,真有点孤独……”

“到了有人的地方,也一样孤独。”蛇说。

小王子长时间地看着蛇。

“你是个奇怪的动物,细得象个手指头……。”小王子终于说道。

“但我比一个国王的手指更有威力。”蛇说道。

小王子微笑着说:

“你并不那么有威力……你连脚都没有……你甚至都不能旅行……”

“我可以把你带到很远的地方去,比一只船能去的地方还要远。”蛇说道。

蛇就盘结在小王子的脚腕子上,象一只金镯子。

“被我碰触的人,我就把他送回老家去。”蛇还说,“可是你是纯洁的,而 且是从另一个星球上来的……”

小王子什么也没有回答。

“在这个花岗石的地球上,你这么弱小,我很可怜你。如果你非常怀念你的 星球,那时我可以帮助你。我可以……”

“啊!我很明白你的意思。”小王子说,“但是你为什么说话总是象让人猜 谜语似的?”

“这些谜语我都能解开的。”蛇说。

于是他们又都沉默起来。

小王子穿过沙漠。他只见过一朵花,一个有着三枚花瓣的花朵,一朵很不起 眼的小花……

图片

“你好。”小王子说。

“你好。”花说。

“人在什么地方?”小王子有礼貌地问道。

有一天,花曾看见一支骆驼商队走过:

“人吗?我想大约有六七个人,几年前,我瞅见过他们。可是,从来不知道 到什么地方去找他们。风吹着他们到处跑。他们没有根,这对他们来说是很不方 便的。”

“再见了。”小王子说。

“再见。”花说。

图片

小王子爬上一座高山。过去他所见过的山就是那三座只有他膝盖那么高的火 山,并且他把那座熄灭了的火山就当作凳子。小王子自言自语地说道:“从这么 高的山上,我一眼可以看到整个星球,以及所有的人。”可是,他所看到的只是 一些非常锋利的悬崖峭壁。

图片

“你好。”小王子试探地问道。

“你好……你好……你好……”回音在回答道。

“你们是什么人?”小王子问。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你们是什么人……”回音又回答道。
“请你们做我的朋友吧,我很孤独。”他说。

“我很孤独……我很孤独……我很孤独……”回音又回答着。

小王子想道:“这颗行星真奇怪!它上面全是干巴巴的,而且又尖利又咸涩, 人们一点想象力都没有。他们只是重复别人对他们说的话……在我的家乡,我有一 朵花。她总是自己先说话……”


未完待续...


很赞哦! ( 1 )

上一篇: 小王子(三)

下一篇: 小王子(一)

站点信息

  • 建站时间:2020-08-10
  • 文章统计100篇文章
  • 标签管理标签云
  • 统计数据百度统计
  • 微信公众号:扫描二维码,关注我